《竞报》:2005年10月14日

2005年10月14日, 《竞报》生活方式(D1版整版)刊登了神奇一刻的大幅报道。原文刊登于北青传媒YNET.com网站:

下面就是报道。

竞报


报纸快照 - 点击放大
缩略图:2005年10月14日《竞报
D1版整版/整张 (8开大)

我有一个梦想和米老鼠有关

北京青年报/竞报:熊斌 2005年10月14日

  9月12日,香港迪士尼乐园正式开放。到现在,一个月过去了,香港迪士尼乐园最高单日入场人数达两万余人。按业内人士的估算,每天的入园人数大约在2.2万到2.5万人次之间。目前,已经到乐园亲身体验的人数达到75万。这其中,约有1/3来自内地。

  然而对于像李松这样的还在校园的“迪迷”(迪士尼动漫爱好者)来说,亲身到香港体验依然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。而真正的迪迷大多数正是这样一些年轻的孩子。对于他们来说,这并不妨碍他们对迪士尼的热爱和亲近。在他们自己的名为“神奇一刻”的网站上,有着关于迪士尼乐园、动画最新的消息,最热烈的讨论,最真挚的喜爱和最绚丽多彩的梦想。

  是“迪士尼”不是“迪斯尼”

  可以说,以李松为首的迪迷是一群认真得近乎执拗的孩子。22岁的李松是神奇一刻网站的创始人之一。每当有机会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,他都会对记者反复强调一点:“迪士尼是Disney的唯一正确、官方、经过 The Walt Disney Company (华特迪士尼公司)认可的翻译名称,希望您可以采用此名称。”

  在神奇一刻网站的首页,明确地写着:在1995年,迪士尼公司为了统一中国的市场,在经过了认真的讨论之后,决定在中国统一使用“迪士尼”这个名字。也就是下面的统一官方中文名字:Disney—— 迪士尼,Walt Disney——华特迪士尼。

  客观地讲,从语言习惯上来说,“迪士尼”的称呼要比“迪斯尼”拗口。但是对于李松来说,“迪士尼”的称法是再正常不过了的。他清楚地记得,在《米老鼠》杂志(童趣出版社)1995年第5期(封面蓝色调,人物是唐老鸭)的内封通知栏中,有一篇叫做《关于“迪斯尼”改名字》的文章,第一次向广大迪迷发布了这个消息。并且从1995年第6期开始,《米老鼠》全面采用“迪士尼”这个名字。从那时起,他就很自觉地改了称呼。

  由于种种原因,还有不少人使用“迪斯尼”的译名,而且中国的词典里面也没有对这个词条进行修订,甚至有少数迪士尼官方产品也使用它。“但是迪士尼是真正的官方中文名字,这个事实是不能改变的。你可以看到 Disney.com.cn 上,正版迪士尼影碟和图书都是用“迪士尼”的。所以我们作为真正的迪迷,一定要使用迪士尼这个官方名字!”李松强调说。

  记者给他看了一篇报道,是一家知名媒体关于迪士尼的深入报道。李松只翻了一下,就还给记者。因为报道将“华特迪士尼”翻译成了“沃尔特迪士尼”,他觉得太不专业了。

  它给我一份美好的感情

  和大多数热爱迪士尼的孩子一样,最初,是中央电视台每天晚上6点半的《米老鼠和唐老鸭》吸引了小李松的注意。这曾经是他忘记了家庭作业的最大原因。1994年,11岁的李松和妈妈第一次来北京旅游,发现了一本叫《米老鼠》的杂志,上面吸引他的是《米老鼠》的连环漫画。他很快发展了一个比自己小1岁的表妹。回到长春的家,妈妈给他们两人各订了一份一年的《米老鼠》杂志。为了避免两个孩子争抢。

  在李松的印象中,妈妈经常和他坐在一起看迪士尼的动画,一起欢笑。这是他童年最美好的回忆之一。到了初中,妈妈还和他做过“不平等的交换”:他陪妈妈逛街买衣服,妈妈陪他买米老鼠玩具、CD和图书。“这绝对不是一种对等的交换,我挑1个小时的CD,妈妈要逛4个小时的服装市场。”

  然而李松还是觉得很幸福:“我对迪士尼的热爱,可以说有很大一部分原因,是它给我的这一份美好的感情。”到了大学,离开了家和妈妈,逛街的这个习惯却被保留了下来。李松说自己在男生中算一个异类了。李松所在的校区在昌平,但是每周六他总要坐着345支跑到德胜门,再转战新街口“淘碟”,这一淘就是一天。

  随身携带80页的英文财务报告课间课后翻一翻

  华特·迪士尼先生有句名言:“It's kind of fun to dothe impossible.” 神奇一刻网站的另一位创办者马驰将它翻译成:“知其不可而乐为之。”李松很赞成。对于他们而言,这句话是迪士尼的一个理念,也是他们的理念。这其中包括了他们的狂热,梦想,和执著的努力。

  在2000年上高一的时候,李松就制作了一个有关迪士尼的网页。而此时,远在新疆的马驰也制作了一个相似的网页。两人在网上认识。年龄相仿的两个孩子一见如故。都是因为兴趣,他们自学了制作网页的 FRONTPAGE 软件操作。学校没有网页制作这个课程,两人就私下交流、切磋,共同提高。

  高二那年,两人一起订了《迪士尼年度报告》。那时他们已经在迪士尼的全球官方网站上“厮混”了一段时间,报告就是在网站上订的。这份来自美国本土的报告一共80页,里面有迪士尼上年的业务报告、财务报表等。“我们是很关注,总想知道它的最新的情况。英语有困难,但是有词典也没太大问题。”李松说当时最头疼的有两个问题,一是看不懂财务报表,另一个是迪士尼总裁迈克尔·艾斯纳 (Michael Eisner)的报告。“专业财经记者的分析我们都能懂,因为它已经比较规范,但是总裁的报告是口语化的,最头疼的是他的语法。”

  于是李松每天把报告揣在书包里,下课翻翻,自习课时也翻翻,“每次总有新的收获,发现又能看懂一些了。”这对两人的英文水平也有很大提高。李松高考的英语成绩120多分,却还觉得“很差”。而财务报表,直到上大学,李松才从一个既懂英文,又懂财务的教授那里学会了分析。

  2002年两人参加高考,交换意见后,他们决定报考北京的学校。“因为迪士尼中国公司在北京。”结果,李松上了北京化工大学,马驰上了中国石油大学。他们所在的校区都在昌平,校园之间只有一条小胡同。两人乐坏了,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联系论坛上北京的另外几个朋友,一起掏钱租了一个空间,注册了现在这个域名:www.magicwd.com。

  研究迪士尼成为职业方向

  李松说自己做过的最为狂热的事是在高考前夕,花两个晚上的时间,给迪士尼配乐大师艾伦·孟肯写信(Alan Menken,他曾凭《阿拉丁》、《美女和野兽》等共4次获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奖)。他用英文一口气写了五六页,“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写了那么多,就是说对他作品的喜爱,对他作品的一些看法,还有欢迎他来中国。”信封上就写着“美国华特迪士尼公司艾伦孟肯收”,李松没有抱太大希望。没想到,到了大一的时候,艾伦·孟肯居然寄了一张签名照给他。

  “这是一个过程,从小的时候感兴趣到喜欢,到狂热,再到理智。这也是一个成长的过程。但是理智不等于淡漠了,你仍然和以前一样,看见和它有关的东西就会两眼放光。”让他“放光”的包括影碟、玩具、徽章,甚至“迪士尼”这个字眼。10多年来,他的收藏品主要包括各种迪士尼DVD200来张、CD150多张(均为原版),几十本杂志、书籍,几十个毛绒玩具,还有一些钱包、小塑像、胸章等。

  现在,李松会从另外一个角度去关注迪士尼。他的专业是市场营销。大二那年,学校还没有开设有关市场营销的专业课,也没有布置论文时,他自己花了一个暑假进行调研,完成了论文《论迪士尼的品牌战略》,获得了老师相当高的评价。李松现在已被保送本校研究生。他的毕业论文,依然是有关迪士尼的品牌营销。

  “华特·迪士尼说过:‘记住,这一切都不过是因为一只老鼠。’我觉得这句话是迪士尼理念最核心的东西。梦想就像一颗种子,有梦想,就有一切。需要的是你执著的努力。”大学三年来,每年暑假,李松都会找一家有关迪士尼的公司实习,做网站的项目策划。虽然毕业后他不一定能进入迪士尼公司工作,但是能将自己的兴趣和工作结合在一起,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。

  记者手记

  李松最大的遗憾是现在还没能到迪士尼乐园亲身体验一把。采访李松的时候,他刚从上海旅游回来。传言上海会开迪士尼乐园,已经规划好了用地。记者笑着问他是否已经去实地考察了一番,李松笑呵呵地连说:“没有没有。”他去上海的收获是淘到了迪士尼乐园50周年的胸章,在一个批发市场买的,北京较少见到。(神奇一刻加注:实际上这个胸章不是在上海买的)

  而马驰和网站的其他朋友,因为功课紧的缘故,未能会面。但是说起迪士尼和他们倾注了心血与梦想的网站,他们都表示即使以后工作了,这个因为爱好而存在的网站,依然会在他们生活中,占据心里最美好的那个角落。

我们的神奇一刻

  李松说,“神奇一刻”这个名字的创意来自1996年佛罗里